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买菜被强暴
买菜被强暴

买菜被强暴

(莹一,换洗的衣服拿来了,放在门边这里蓓儿丹娣走到浴池外,站在浴池门外的脱衣间,将森里莹一衣服放在小衣橱上。

  蓓儿丹娣刚对着浴池内说完话,就见森里莹一打开浴池的门,拿着毛巾赤裸全身的走出来。

  (啊……)刚洗完澡的森里莹一,推开门看见蓓儿丹娣站在门旁,呆滞了一下,随即惊醒,用毛巾遮着下体,躲进门内,(对不起,对不起,蓓儿丹娣,我……我不知道你来了)。

  蓓儿丹娣红着脸,害羞着双手摀住嘴,听着森里莹一不断道歉,按奈着心跳,(没……没. 关系,没事……)局促着说完后,蓓儿丹娣慌张着快速逃离.

  蓓儿丹娣慌乱着脚跑到厨房里,软软得靠在冰箱一人寛的缝隙里,害羞得心跳难平,手抚着发红发热的脸,想起刚刚看到莹一的下体,浓黑的阴毛,一条肉肉的黑黑的,像肉肠的形状,和两粒像皱皱的丸子,心中羞涩念着(原来,男人的下面是这样的。)蓓儿丹娣慢慢得压下羞涩,起身拿着茶具,泡了壶绿茶,捧着刚泡好的茶,走到了客厅里,刚要坐下,就见森里莹一也到了客厅.

  森里莹一低着头,坐在茶几边,不好意思地喝着茶,(蓓儿丹娣,对不起,我没注意……)蓓儿丹娣在见森里莹一进来后,就低着发红脸的头,听森里莹一再提起刚刚的事,羞涩的打断森里莹一的话(没……没关系,你不用再说了)。

  客厅里两人同时红着脸沈默,突然院子传来一阵狗吠声(汪。汪汪……)。

  蓓儿丹娣吓了一跳,快速的站起,巴结着音说(我……我……去。去买菜……回来……),就往门外跑。

  蓓儿丹娣跑到外面,这时天刚晨亮,清新的空气,让蓓儿丹娣忘记羞涩,轻快的走到商店街。

  (大嬏,西瓜怎么卖?)蓓儿丹娣指着商铺里的西瓜问。

  (西瓜?)老闆是个中年妇女,她笑着眉头看了下,然后说(700日元),便抱了粒西瓜,切了一块放到蓓儿丹娣面前,(嚐嚐看,很甜哦)。

  蓓儿丹娣不好意思的笑笑道(谢谢大嬏)。

  (嗯,好甜,好好吃)。

  (是吧,这是今晨连夜送来的,保证是最新鲜的)。

  (嗯,大嬏,我买一粒)蓓儿丹娣高兴的说道,拿了钱包,付了钱后说(大嬏,能不能先寄放你这,我去买菜回来再拿?)。

  老闆笑着说(没问题,你回头再过来拿吧)。

  (谢谢大嬏)蓓儿丹娣出了商铺,走在充满朝气的街道,张望小店商铺,思考着要买什么蔬菜时,街边小巷传来(喵……喵……)一声声痛苦的猫叫。

  蓓儿丹娣追寻着声音,在印着大青蔬菜的商铺旁的小巷里,找到了受伤的小猫。

  蓓儿丹娣抱着小猫低声安抚(没事了……对下就不痛了……),一手发出温暖的微光,回复小猫受伤的伤口。

  治好小猫的伤口,蓓儿丹娣就把小猫放在地上,抚着猫身上的毛,微笑着说(没事了,以后小心点哦)。

  小猫像是回应蓓儿丹娣一样,对着蓓儿丹娣(喵……)了一声,便跑了。

  蓓儿丹娣看着小猫跑远,便要转身回到街道时,大青蔬菜商铺的侧门打开,商铺的侧门不寛,打开门横向着,也只占了小巷的三分之二的寛度,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(怎么消不下去,真是的,硬涨着尿真他妈的难受)。

  就在将转身,视线还在商铺侧门时,一个让蓓儿丹娣不敢想像的事,就这么开始了。

  一条粗壮的手臂,大手抓着门边,让门横立着,然后,一个鸡蛋般大小的龟头,一根粗糙粗长的根身,两粒肥厚沈淀的肉袋,就这么从门里狰狞的进入眼里.

  蓓儿丹娣睁着大眼,双手摀住大张的嘴巴,满脸惊讶的看着狰狞的肉棒,心里想着(不一样,和莹一的完全不同)在蓓儿丹娣又惊又羞时,伴着一股腥臊味,黄浊的尿液从龟头激射而出。

  蓓儿丹娣吓得往后急退,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小石头,(啊……)一声滑到在地,头撞了墙一下,晕了过去。

  粗壮的男人,听到人叫了一声,吓得止住了尿,肉棒也软了下去,急骤穿好裤子,将侧门放开,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。

  粗壮的男人这一眼望去,刚刚软了下去的肉棒,又硬了起来。

  晕躺在地的蓓儿丹娣,青色的短杉在滑到时,翻卷着露出了大半圆硕胸乳,身下青绿长裙里的修长美腿,曲折着将长裙撑高,粉红色的内裤就这样映入陌生的男人眼里.

  粗壮的男人被这春光激得受不了,从裤腰缝里,伸手进去用力抓着肉棒,一步一步得走向蓓儿丹娣。

  男人半蹲下身,双眼上下的看着蓓儿丹娣,露出的春光,看着看着,一手渐渐的摸上了白嫩修长的大腿,一路慢慢的来到了硕圆胸乳,抓捏着胸乳不住的变换形状,姆指和食指用力揉搓乳头.

  晕迷的蓓儿丹娣,眉头皱动着微微呼(好痛……)。

  男人突然间跳了起来,随即冲跑到巷口,双眼四周来回观望,确立没人注意到,马上跑回,将蓓儿丹娣抱着,急沖沖的回到商铺里放到休息间的床上,飞速的将店头前的铁门拉下,将一切可能被发现的因素全都排除。

  处理好一切后,男人回到了休息间,脱掉裤子,趴在蓓儿丹娣身上,解开短杉上的钮扣,当短杉向两边分开滑落,充满弹性的浑圆美乳,完整出现在粗壮的男人眼前,男人念着(好……好大……),双手揉捏着(这手感真受不了)。

  男人支起上半身,双腿分开在蓓儿丹娣胸乳两边,一手捏住蓓儿丹娣鼻子。

  蓓儿丹娣被捏住没法呼吸,自然的打开了嘴。

  男人随即狰狞粗壮的肉棒,塞进蓓儿丹娣嘴里,两手分开,低头趴着,屁股前后的抽插。

  蓓儿丹娣被肉棒一前一后的在嘴里抽插,龟头不时的触到喉头,发出(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)声。

  男人抽插了十几下,从蓓儿丹娣嘴抽了出来,当沾满口水的肉棒抽出来后,部份的口水滴落蓓儿丹娣脸上,也滴醒了晕迷的蓓儿丹娣。

  (怎么了,怎。么……?)蓓儿丹娣睁开了眼,迷惑着眼看着眼前的肉棒,以及粗壮的男人。

  男人淫笑着说(我是大青蔬菜商铺的老闆,大泷彦左卫门)。

  蓓儿丹娣眼神突然回醒,大睁着眼,张开嘴便要惊叫,随即听见大泷彦左卫门说(不要出声,你也不想被其他人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吧)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看着不敢出声的蓓儿丹娣,淫笑着伸手大手,抓着蓓儿丹娣的头,不让动弹,就将肉棒再次的插入蓓儿丹娣的嘴里.

  大泷彦左卫门插了几下,感到这姿势不舒服,就抓拉着蓓儿丹娣支起腰,摆动屁股前后抽出插入,肉棒每一下的抽出,口水就会被带出口外。

  (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)蓓儿丹娣嘴里被插得难受,闭眼皱动眉头,鼻子还闻到肉棒的腥味,心里大喊着(好臭,好难闻)(谁来救救我……呜。救命。呜呜……,莹一)心里喊着莹一救命,蓓儿丹娣睁开眼,希望着森里莹一的出现,眼泪控制不住的直流,呜咽着发出声。

  在家里看电视的森里莹一,彷彿听见了蓓儿丹娣呼叫声,转头四望,喃喃地说(奇怪)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抱着蓓儿丹娣后脑,大嘴强吻蓓儿丹娣。

  蓓儿丹娣遥晃头大声叫着(不要……),随即又被强拉着吻,更被大泷彦左卫门的舌头伸进嘴里,纠缠的小舌。

  蓓儿丹娣惊恐地抗拒着,一手抵在大泷彦左卫门胸前用力的推移,一手用力抓大泷彦左卫门的衣服,努力的要拉离自己。

  慢慢的,蓓儿丹娣彷彿像是认命了一般,双手无力的滑下,反手在身后支撑着上身,渐渐的脸上出现了晕红,嘴躲闪的舌头,也开始自动的伸出口外,和大泷彦左卫门的舌头做纠缠.

  大泷彦左卫门看蓓儿丹娣开始浮现情动的表情,微开的眼睛迷离着,口里轻轻发出(嗯嗯……呜……嗯嗯啊……)的娇哼声,将舌头缠绕蓓儿丹娣的舌头几下,伸开头让口水顺着舌头流入蓓儿丹娣的嘴。

  蓓儿丹娣配合着大泷彦左卫门,伸舌便也伸舌缠绕纠缠,从舌头流下的口水,(咕噜。咕噜……)也吞嚥进肚子里.

  几分钟后,大泷彦左卫门将抱着的蓓儿丹娣放躺,淫笑着说(舒服吧,我来让你更舒服点),双手揉搓捏弄着圆嫩弹性的美乳,(哦,乳头也立起来了)。

  蓓儿丹娣侧转着头,(啊。啊……嗯。嗯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)娇哼着抗辩(啊……不。不是的)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食指抠着乳头说道(看看,乳头都硬起来了),说完,双手姆指和食指,捏着蓓儿丹娣乳头拉高。

  乳头被拉着发痛的蓓儿丹娣,晃动着头(啊……啊……呜。好……啊。呜啊。

  啊啊。好痛。啊……)大喊呼痛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在拉了十几秒后,放开了蓓儿丹娣的乳头,看着弹性十足的大奶跳动说(据说人会因为疼痛集中意识,那里的快感也会倍增)。

  (啊。啊……好痛……呜……啊……)蓓儿丹娣闭着眼娇哼。

  (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)疼痛过后,蓓儿丹娣感到愈来愈明显的快感。

  低下头大泷彦左卫门伸出舌,在蓓儿丹娣的乳头上打转吸允,时不时的咬一下,(这就是老子的技术,哈哈哈),(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。)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靠拢蓓儿丹娣的奶子,把肉棒插入奶子的沟里,挺动屁股抽插,(好爽,就像被吸进去似的)。

  蓓儿丹娣抬起头,看着肉棒在胸乳做着抽插,微哼着声(啊……啊……),心里逃避的想(这是错觉吧,陌生的人家里做这种事,这一定是个梦)(啊。嗯嗯……)微开着嘴哼着,蓓儿丹娣不住的想(这个肉棒也是梦吧,好大,比莹一的大好多)。

  大泷彦左卫门抓住蓓儿丹娣的双手,让蓓儿丹娣自己靠拢奶子,看着蓓儿丹娣的迷离的眼神说(你不好好捧住的话,肉棒可是会掉出来的),说完继续挺动抽插。

  (嗯嗯……啊。啊嗯……)蓓儿丹娣感觉身体愈来愈热时,大泷彦左卫门闷哼一声,浓腥的精液从龟头口,射了出来。

  (嗞……嗞……)一股一股的浓精,射在了蓓儿丹娣的脸上,头发,嘴里.

  (咕噜……咕噜咕噜……)蓓儿丹娣晃忽着眼神,将射进嘴里的精液,一口一口的吞噬入肚子。

  【完】